女友的父母在過年的時候要到日本出遊,所以我提前到了女友家拜年,此行還有件很重要的事,就是想要向女友的父母討論我們的婚事,說明我的家人希望能在過年後前來提親。我想我和所有的男生一樣,事先預設了多種的可能,即時早已知道,女友的父母並不會反對,心中還是會推演一下。

我帶著必備的伴手禮來到的女友的家裡,我的心情有著微微的雀躍,我不確定這是一種喜悅還是一種緊張。見到了叔父我熱情的向他拜了個早年,叔父一如往常的熱情回應。這位叔父就是我女友的爸爸,而「叔父」這個稱呼,是我第一次到他們家拜訪的時候,叔父希望我使用的,之後我便以此稱呼。

我們在客廳裡看著電視閒聊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膝下只有女兒的關係,叔父總是很喜歡和我談起當兵的種種,我也滿喜歡和他這樣聊天,畢竟軍旅生涯是男人間最容易引起共鳴的話題之一。我等待著適當的時機準備向叔父說明我們準備要結婚,當我說出有件事情想和叔父討論時,叔父彷彿知道我我要說的事情一樣,慎重的先把電視的聲音關小,仔細聆聽我講的每一句話。當我向叔父說明我們想要結婚,我的家人希望可以在過完年後來提親時,我看到了叔父的眼睛似乎帶著微微的淚光。他向我說結婚主要是我們倆的事情,只要我們真正的準備好,他們沒有意見。我可以看的出來也聽的出來,叔父的話,說的很豁達,心情卻充滿了不捨。叔父只有倆個女兒,小女兒長年在外工作,很少回到家中,唯一陪伴在他們倆老身旁的就是我的女友。我以為我可以體會當我們要結婚時,他們會有多麼的不捨!事實上我錯了,原來在父母心中,兒女的重要性是無法割捨,雖然他們還是願意將他們心中的寶貝嫁給我。此時的情況是我事先沒有預料,長期以來叔父做為一家之主也是家中唯一的男性,在女友的心中充滿了權威性,我想即便是他的女兒也想不到叔父會有如此性情的一面。

我向叔父說我會好好的照顧女友,我知道婚姻是兩個家庭的事,經營並不容易,我會努力。叔父回答我說「婚姻不是兩個家庭的事,是三個家庭的事。我原有的家庭和女生的家庭,再加上我們新組成的家庭,所以是三個家庭」。我對這個說法有些意外,但我聽得出其中的道理,也因為其中如同三角般的關係,組成婚姻的雙方女方常因婆家與娘家差異而感到壓力,男方則因為女人千百年的的戰爭,婆媳問題而頭痛。而此時夫妻雙方如不能冷靜面對,互相體恤的話,很容易使婚姻觸礁。全面性的去看待婚姻,確實是像三個家庭的家族。

接著叔父有感而發的說,希望我能「虛擬未來」。這個詞讓我有些訝異,因為「虛擬未來」通常都是出現在科幻片和電玩裡頭嗎?叔父解釋他的意思其實就是要對未來有所規劃,無論做什麼事都應該事先設想和準備。叔父希望我能去想像未來的每一件事,同時也是在告訴我婚姻有許多細節,是要自己去思索。

言語間,叔父的淚水已快落下,他藉著撥髮動作來掩飾他擦拭即將落下的男兒淚,,頓時我壓力倍增。最後叔父告訴我無論是感情多麼好的夫妻,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告訴對方,永遠都不要認為對方應該會知道。這番話,叔父已經不是第一次跟我說了,我想這應該是他從自己的婚姻裡所體會出來。我十分認同,我一直認為夫妻要能長久,貴在坦誠,也因為必須坦誠的面對彼此,所以事事自然會先為對方著想。這個道理雖然是我從書中學來的,卻也不是人人都做的到。

這三個期許我會牢記在心,做為我經營婚姻的方針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摩獅密碼

小摩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